烂杂志
翻出新鲜事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11月29日在上海博物馆正式开幕,作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古代壁画展之一,可以说是万众瞩目,相信继大英展后,上博又要掀起一阵“排队热”(大英展的记录是四个小时,好奇这次能否打破)。

为了让大家不辜负这漫长的等待时光,最大程度地享受这次壁画特展,小编特地准备了这份看展攻略,带你360°无死角逛展!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展厅(图片来自上博官网)

不得不看的理由

1.首次展出的真品

此次展览以“天似穹庐”和“人亦黄土”两部分,展出北朝和宋金元的12组(89件)墓葬壁画。大部分为首次公开展出!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展品目录

第一部分 天似穹庐 (共3组36件)

太原市北齐娄叡墓 

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

第二部分 人亦黄土 (共9组53件)

盂县皇后村宋金壁画墓

繁峙南关村金代壁画墓

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

屯留县康庄工业园区元代M2壁画墓

阳泉东村元墓

平定西关村M1壁画墓

五台县阳白壁画墓

繁峙西沿口壁画墓

繁峙下永兴村壁画墓

其中这幅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最初考古人员从考古现场取出这一壁画时就没舍得切割,而是整体揭取保护,并在山西博物馆修复收藏。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北壁壁画(图片来自上博官网)

通常壁画为了方便运输和保存,会切成若干份,像这块如此完整的壁画极为少见。当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在山西看到这件壁画时,一见钟情,就想一定要借,“即使拆门,也要借!”

为了迎接这件珍贵的展品,上海博物馆建馆21年来首次拆开南大门。在10多个人的齐心协力下,长3.2米,高3.5米的巨幅壁画《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才得以推入1楼特展展厅。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开箱,10多名工作人员合力将其从木盒中抬出。(图片来自上观新闻)

在上海博物馆的展览现场,《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被安放在一个层高5米的独立展厅中。上博为观众多角度欣赏这幅壁画珍品提供了足够空间。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壁画展厅(图片来自上观新闻)

2.别致的展陈设计

本次布展持续三周,这在上博的历史上是少见的,展览现场更是将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室复原搭建展示。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布展现场正在还原的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室(图片来自上观新闻)

2008年6月水泉梁墓在考古发掘时,山西博物院采用“复原性保护”的新方式,将壁画分割成数十块大小不等的块面,完整地剥离了整个墓室从穹顶到圆壁的壁画。揭取搬迁后,进行修复、养护,再按照原有的墓葬结构拼接复原。这样的保护方法也使得这次观众的参观方式不再局限于平面展示。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北壁壁画(图片来自上博官网)

1:1复原的水泉梁墓由30多块小壁画组成,占地近80平方米。

“届时观众宛如身临其境,通过甬道进入,四壁壁画环绕。正对门口的北壁是夫妇宴饮图,东壁的鞍马仪仗图、西壁的牛车出行图以及南壁门洞左右两侧的鼓吹图均复原展出。墓顶壁画的四神图和十二生肖图也将呈现。”

——上海博物馆展览部金靖之

细心的观众甚至可以看到壁画上盗墓者留下的割盗的线条,夫妇宴饮图上女主人已经缺失,但山西博物院的工作人员并未做过多修复,这也体现了中国壁画修复的理念。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玻璃通道(图片来自上博官网)

由于进入墓室的甬道较为狭窄,出于文保的考虑,上博设计了一条通透的玻璃通道,顶部隐藏LED灯带照明,以便呈现更好的观展效果,让观众能够身临其境,走进墓葬内部参观,近距离欣赏这组气势恢弘的北朝壁画。

为了不能到现场参观的小伙伴,上博这次特别准备了全景壁画墓,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抢先体验。

不得不知道的看点

1.真实的古人生活

以往我们对古人生活的好奇,只能靠文献记载的细枝末节,靠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但是这次展览就这样直接直观真实地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墓葬壁画与经常修复的寺院壁画不同,年代毫无争议,它在地下经历了千百年的时光,真实完整地保存了当时的文化、日常生活、经济、社会状况。

目前我们目前所了解到的中国最早的木结构建筑是山西五台山南禅寺大殿,在这之前的建筑形制已经无法考证。而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就绘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北朝木结构建筑。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图片来自上博官网)

建筑中华丽的门楼、庑殿顶、复杂的斗拱、重复的额枋、特殊的瓦钉、彩色的铺地砖,建筑中的一砖一瓦都生动、逼真,特别是双柱式的斗拱在以往的资料中未曾见过。这也是首次在同时期墓葬壁画中发现木结构建筑。

而展览中的各组宋金元时期壁画作品,展现出当时的生活百态,往往给人以“家”的温馨气氛。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阳泉东村元墓西北壁壁画(图片来自上博官网)

元代中期的阳泉东村元墓西北壁描绘了一幅鲜明生动的家庭饮宴图。画面左边一个男子端着食物正欲进门,左上方一个男童正一边温酒一边欣赏伎乐的表演,画面最右侧有两个侍女似乎也在止步倾听屋中的乐伎表演。作品中人物表情生动,呈现出一派活泼热闹的生活景象。

“这是一个看细节的展览,我们可以借此了解古人的生活方式。”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提醒观众也要关注壁画里的生活器物,不少器物也可在上博展厅中找到原型实物。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阳泉东村元墓东北壁壁画(图片来自澎湃新闻)

比如上图阳泉东村元墓西北壁壁画中男童温酒的器具,乐伎演奏的乐器,还有东北壁壁画中侍从手中的茶具,北壁“夫妻对坐”图中看到元代典型的家具,都在营造一座热闹、温馨的“吉宅”,希望保佑他们的家人安康富庶。

除了建筑和器物,壁画中人物的造型和服饰也为我们了解古人提供了更多的依据。繁峙南关村金代壁画墓中,西南壁“离家求识”中的少年为髡发,也就是将天灵盖处头发剃去,余发自然垂下,这在北方游牧民族中非常常见。

但东北壁“仕途青云”中的人物服饰则是宋代文官形象,由此也可以证明这个时期山西地区各民族文化习俗在不断地互相影响和融合。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繁峙南关村东北壁壁画(图片来自澎湃新闻)

2.高超的绘画技艺

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介绍,相比中国古代绘画宋元之前的作品存世稀少,或为后期摹本且存在争议,所以确凿的隋唐以前的绘画作品,只有壁画。

北朝和隋唐时期的壁画,人物造型、线条、设色等的艺术水平都很高,且出现了透视。隋唐以前的壁画感觉并非工匠所做,而是出自有一定造诣的画师之手。

此次展出的太原市北齐娄叡墓实在不容错过。东安王娄叡是北齐鲜卑族政权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墓室中宏伟壮观的壁画,堪称古代绘画艺术杰作,也为北朝绘画艺术提供了重要的形象资料。

娄叡墓壁画内容丰富,涉及的事物众多,充分体现东安王娄叡骄奢淫逸的生活。画师技艺高超,善于绘画鞍马人物。此次上博展出的壁画被推测为“鞍马游骑图”中的出行场面。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娄叡墓壁画(图片来自上博官网)

画面线条流畅,画中人物或策马扬鞭,或勒缰回首,或驻马凝视.前后呼应.导从有序.人物形神毕肖.把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人物塑造得富有个性。

画图中马匹转侧腾跃,扬首缩蹄,翘尾振缨,生机昂然,反映北方游牧民族的风土人情,戎马生涯。

此次展出画面中,有一匹马在受惊的时候,边奔跑边排便的生动场景恰好可对照上海博物馆一件“西汉八牛储贝器”中马的相似动态,而且此马与韩干的《照夜白》相比,也不逊色,足见画家深人生活、观察入微、技艺精湛,画出了浓厚生活气息。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娄叡墓中排便的马

绘画意义上,娄叡墓壁画中包含了顾恺之《洛神赋图》的构图,把人物、马匹刻画得惟妙惟肖,体现了“以形写神”的绘画思想。

此次展出中着白袍者枣红坐骑,右腿前伸,左腿屈向后抬,胸部转向左侧,两耳迎向后听,似窥探动向,听命待发,生动地描绘出一匹机警劲健的战马神态。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娄叡墓壁画中马的造型

北齐国祚虽短,但绘画却颇有建树。著名画家就有杨子华、曹仲达、展子虔等多人,在北朝画家中也占据优势。其中善画鞍马者,也当首推杨子华,《历代名画记》记杨子华画马夜鸣也是其佐证。

比较现藏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杨子华《北齐校书图》(宋摹本),娄叡墓壁画体现了杨子华的绘画风格,甚至被学者认为是杨子华所作。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娄叡墓壁画中人物造型

无论娄叡墓壁画出自谁之手,但其在艺术史上的地位毋庸置疑,尤其是其单线勾勒、重彩填色的中国画特点十分突出,凹凸明暗的晕染法的运用也相当纯熟。而北齐的绘画风格和艺术造诣传入隋唐,对后世影响深远。

而宋金元部分的墓葬壁画比较普遍,水平则参差不齐,有的略显稚拙,看见出自普通画工之手,但也不乏好的艺术作品。比起北朝时期恢弘的壁画,宋金元壁画更像是生活的百科全书,其中一些生活用具和食物,今天还在山西留存。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上博开幕

平定西关村 东北壁壁画(图片来自上博官网)

由于壁画保存的特殊性,之前我们基本上只能在出土地区的博物馆里欣赏。而这次将“不可移动”的壁画呈现在“可移动”的博物馆空间,对于建构博物馆的艺术体系和塑造能力也意义重大。


点我!领天猫、淘宝内部超级优惠券

nabanaba官方APP正式上线

APP下载页面官方网站